首页新闻
 
  工合动态
  公告
  合作社调研
 关于接受魏娜等八…
 关于接受张国琛等…
 关于接受周长忠等…
 关于接受穆剑志等…
 关于接受徐凤华等…
 中国工合国际委员…
 关于接受周文龙等…
 关于接受刘昶宏等…
 关于接受张家振等…
 关于接受苏伟平等…
     这个去世了30年的新西兰人 为何让中国总理记挂?
发布时间:2017-03-30      点击次数:195

 

  据新华社3月28日消息,当地时间3月28日上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奥克兰与新西兰总理英格利希共同参观了国际友人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展览。

  路易·艾黎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这位新西兰著名社会活动家曾为中国人民抗击法西斯侵略战争和新中国经济建设以及中新友好做出了重要贡献。2017年是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到达中国90周年、逝世30周年纪念,中新双方共同商定举行系列纪念活动。

  

  当地时间3月28日上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奥克兰与新西兰总理英格利希共同参观了国际友人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纪念活动展览。中新社记者 刘震 摄

 

  上午11时许,李克强在英格利希总理的陪同下步入展览大厅。两国总理边观看路易·艾黎生前系列图片,边听取路易·艾黎的侄子帕特里克·艾黎所作讲解。一帧帧珍贵的照片展现了路易·艾黎自1927年开始在中国工作、生活长达60年,与中国人民并肩作战和工作生活的珍贵瞬间,也串联起中华民族抵御外侮、浴火重生、和平发展的光辉岁月。李克强专注地观看、认真地倾听每一个细节,不时驻足在图片前,与帕特里克·艾黎互动交流。

        李克强表示,要传承路易·艾黎的精神,不断增进中新友好关系。

  李克强握住帕特里克·艾黎的手,深情地说:“路易·艾黎晚年的时候我曾与他相见。他虽然年事已高,仍积极投身中新友好的社会活动。路易·艾黎是中国人民十分尊重的老朋友、好朋友,他为中国的民族独立和国家建设倾注了毕生心血,特别是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他与中国人民工作在一起、战斗在一起。中国人民把这段历史永远铭记在心。希望我们两国继续传承、发扬好路易·艾黎的精神,不断增进中新友好关系。”

 

  他在中国人民最苦难的时刻来到中国

  为遭受严重剥削的工人奔走呼喊

  1927年,经历过“一战”、已到而立之年的路易·艾黎看到报纸消息称,“中国已经成为一个被革命震撼的国家”,于是萌生了去中国看个究竟的想法。

  不久后,带着有效期6个月的签证,艾黎在上海十六铺码头下了船。

  本来只想看看这个神秘的国家,没想到一待就是60年。

  

  最初,艾黎在上海公共租界的工部局消防处找到一份工作,几经升职,几年后任命为上海租界公部局工业科首席工厂视察员。

  辗转于各个工厂,看到当时缫丝业体制下童工所遭受的令人难以置信的折磨,艾黎倍感痛苦:

  “许多孩子不过8、9岁,每天要在煮茧的大槽前站12小时,如果把一根丝理错了,就会被工头用开水烫胳膊”。

  在艾黎不停的奔走呼吁下,上海公共租界内的缫丝厂开始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他还和刚到中国的美国医生马海德一起,搜集电池厂童工的尿液,进行“铬中毒”研究。

  通过对纱厂工人包身工制、住宿制的调查,艾黎向那些严重剥削工人并酿成事故的工厂老板施压,要求改变,但却只换来拒绝和敷衍。

  艾黎这时渐渐明白,仅凭一己之力,阻止不了资本家对工人的残酷剥削的。

  “旧的制度必须推翻,我将永远尽力帮助把它推翻。”在《资本论》一书中,艾黎找到了自己的答案。

  他义无反顾投身抗战

  率“工合组织”发挥独特作用

  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艾黎就已结识了宋庆龄、鲁迅、冯雪峰等一批中国进步人士。他经常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读有关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讨论世界和中国,特别是上海的形势。

  与此同时,艾黎逐渐与革命组织建立关系。他在上海的住所成了许多地下党员的活动场所,他本人还在家中架设了秘密电台,与正在长征的红军保持通信。

  抗日枪声响起后,艾黎辞去上海的工作奔赴武汉,他的新头衔是“中国工业合作协会(下称工合组织)”技术总顾问、代理总干事。

  当时,中国70%的现代工业陷入瘫痪。为生产自救、供应军需民用产品,工合组织应运而生。

  经过艾黎和同仁们的奔波努力,工合组织在1938-42年间蓬勃发展,从1938年的69个发展为42年的1590个,月产值达2400多万元;不但成为反封锁的有效手段,还对堵截日货的倾销,打击日军“以战养战,以华制华”的策略起了重要作用。

  1939年,艾黎在延安第一次见到毛泽东,并向他介绍了工合组织的发展状况。毛泽东与艾黎聊了许久,表示赞同他们的事业,并鼓励艾黎坚持下去。

  他终身未婚却“儿孙满堂”

  给无数孩子送来家的温暖

  来到中国后,艾黎先后收养了两名孤儿,后来又负责照顾一位英国朋友的几名养子。新中国成立后,他又受托收养了在日本侵华战争中失去双亲的邓邦镇和他的两个堂弟。

  1940年,路易·艾黎在陕西创办了一所工业合作社的培训学校,命名为“培黎工艺学校”。后来,由于国民党当局的干扰,艾黎又将学校迁到了更加贫穷、但国民党统治相对薄弱的甘肃山丹,并在这里度过了近10年的时光。

  

  艾黎教孩子识字

  培黎学校主要面向普通的合作社徒工或逃难的工农子弟,因为大多数学生家里太穷,交不起学费。

  “培黎”寓意“为黎明而培养”,培黎学校不仅让穷苦孩子掌握了立足社会的一技之长,也为新中国培养了大批工业技术人才。

  艾黎对孩子们的照顾是无微不至的。据邓邦镇回忆,寒冬腊月,艾黎亲自为脚生冻疮的孩子洗脚,半夜还把孩子的脚捂在胸口,防止冻疮恶化。

  艾黎养子聂广沛还记得,孩子们的头发长虱子,艾黎就自己动手给他们剃头,每个礼拜带他们去水池洗澡。

  孩子们一开始不敢下水,艾黎就把他们一个个推下去,自己也下水保护他们;担心孩子们缺乏营养,艾黎还千方百计弄来鱼肝油蘸馍馍给孩子吃。

  “我现在没有一天不在想念他,我一直挂着他的照片”,聂广沛在接受采访时说,艾黎就像母亲一样,在脑海里的记忆是不可能忘掉的。

  培黎学校让当年很多吃不饱、穿不暖,甚至生命都有危险的孩子,找到了一个共同的家。

  艾黎终生未婚。但是他的晚年生活却充满天伦之乐。每到周末,在北京的几个养子都会带着孩子到艾黎这里欢聚。

  他被新西兰外交官奉为“宝贝”

  数十年致力中外友好

  1953年,艾黎从山丹搬到北京长住,为促进中国人民与新西兰及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了解和友谊继续发光发热。

  1972年,随着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中国和西方世界的关系开始松动,新西兰也在这一年的12月23日与中国建立了大使级外交关系。

  当时的西方世界对中国所知甚少,大使们到任后往往一片茫然。但新西兰的外交官惊奇地发现,他们并不需要从零开始,因为他们发现了一个“宝贝”,那就是路易·艾黎。

  “他对中国了解那么多,又广受尊重。我们得到了他最热情的指点和帮助。澳大利亚的大使简直嫉妒我们了。”一位新西兰驻华大使这样回忆说。

  工作之余,艾黎在日记中回忆往事,随后被上海《密勒氏评论报》以《有办法》为名编辑出版。

  

  这部英文著作产生了广泛影响,先后在新西兰再版三次。

  艾黎深受鼓舞。很快,《人民有力量》、《山丹》、《中国的故事》等著作陆续问世,为世界了解中国拓展了新渠道。

  “战士”逝去30年,

  “事业”更有后来人

  1987年12月27日,艾黎因脑血栓并发心功能衰竭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在遗嘱中,艾黎写道:“务请不要大张其事,这不过是又一名战士在行进中过去了。”

  他的骨灰,一半撒在山丹培黎学校原来的农场四坝滩,一半安放在山丹的墓地里。

  中国给了我生活的目的

  给了我一项愿意为之奋斗的事业

  这事业一年比一年更加丰富

  它使我得以置身于

  前进中的亿万人民的行列

  这一切多么意味深远

  谁还能想到什么报酬

  会比我得到的这一切更加美好?

  艾黎在诗中描绘的“事业”,三十年来已被无数后来人发扬光大;“国际形势的稳定锚、世界增长的发动机、和平发展的正能量、全球治理的新动力”,今日之中国,正如艾黎及其他国际友人所盼望的,在世界之路上不断前进、前进。

  2017年是路易·艾黎诞辰120周年。

  老朋友,中国人民没有忘记您。

  (来源:新华社    中国侨网官方微信,作者:付强,ID:qiaowangzhongguo)

版权所有: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20号吉利家园3号楼805室 邮编:100029
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一号北京培黎职业学院图书馆206室 邮编:100085
京ICP备0600896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3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