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外合作社
 
  合作社新闻
  国内合作社介绍
  国内合作社法规
  国外合作社介绍
  国外合作社法规
 关于接受张占勤等…
 关于接受林风等二…
 声 明
 关于接受张春燕等…
 关于接受陈向东等…
 关于接受魏娜等八…
 关于接受张国琛等…
 关于接受周长忠等…
 关于接受穆剑志等…
 关于接受徐凤华等…
     社区菜店:为“菜篮子”减负
发布时间:2011-08-26      点击次数:3262

 

 

社区菜店:为“菜篮子”减负

2011/08/26 00:00    来源:YNET.com 北青网  北京青年报    

 

  从去年开始,菜价“最后一公里加价五成”的现象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老百姓也感觉“菜篮子”有点儿沉。为此,北京市决定启动新一轮“菜篮子”工程,加强蔬菜等农产品销售终端的规划、建设和管理,合理布局社区蔬菜零售终端,扩大零售网点,切实解决农民进城“卖菜难”、城镇居民“买菜贵”等问题。

  今年以来,在北京多个大型社区,市民发现除了超市、农贸市场可供选购,多种形式的便民菜店开到了家门口。不仅选购新鲜的农产品更方便,可选择的品种也呈多样化,价格更是形成了良性竞争。昨日,记者跟随新发地便民菜店文慧园店店长高延,看到了一名基层菜店“三多店长”的忙碌一天。


  ■基层岗位:社区菜店店长


  ■出场人物:高延


  
3:30

  ■“自然醒”不用闹钟


  昨天凌晨3点半,这个城市里大部分人还在酣睡中,新发地便民菜店文慧园店长高延在这时“自然醒”,一骨碌爬起床,简单洗漱后,出发。从今年3月应聘到新发地便民菜店担任主管以来,高延已经适应了22点前睡觉,凌晨3点多起床的作息时间,甚至不需要闹铃叫早。


  由四季青桥附近的租住地赶到公主坟,途中用了5分钟把前天晚上买的早点迅速吃完,再搭乘5点钟的班车到新发地批发市场。半个小时后,高延乘坐的班车抵达新发地市场物流中心。此刻,城市仍在寂静之中,这里却已是另一番景象,市场内人声鼎沸、交易火爆,治安员还得开着巡逻车时不时疏导被货车堵住的道路。


  与很多来市场上菜的商贩一样,社区便民菜店的采购员也拿着订购单,挨家挨户地采购。“采购员从白天忙到凌晨三四点,夜里果蔬的价格要比白天贵23毛钱,新鲜度也好一些,为了保证采购的产品新鲜且低价,采购员得分批采购、货比三家。”谈及工作,高延说采购员比他要辛苦得多。


  
7:00

  ■迎来第一拨顾客


  半个小时内,高延和同事将每家门店需要配送的蔬菜、水果、粮油等货品装车,并跟随运输车在640分左右抵达位于城区的便民菜站。


  这间40平方米的店铺,两侧摆着粮油调料、蔬菜、干货,中间是水果、鸡蛋,近百个品种的农产品极大丰富了这间小店的“内涵”。“基本上每天6点半就有很多早起遛弯的大爷大妈等着我们开门卖菜。”高延说,新发地配送运输车抵达后,卸货、摆放、检查店内环境卫生和员工个人卫生的工作就一刻不停歇。从7点钟开门到上午10点,都是便民菜店的早高峰。布置和装卸完当天菜店里的货品后,高延跟着运输车从西直门返回新发地批发市场,准备开9点的晨会。运输车在8点左右抵达新发地,开会前的一小时里,高延忙着核对当天的发货单,处理各种杂务。


  
10:30

  ■“三多店长”巡店


  9点半开完晨会,高延从新发地乘公交车返回市区开始巡店。高延说,除了文慧园店,他直接负责西直门如意里、和平里、马连洼、小南庄这5家便民菜店的日常工作。他手下还有4名督导人员,每人都负责5家店,这25家店遍布四九城,虽然有4名督导工作人员协助他,但如果哪辆运输车没有按时抵达菜站,货品配送出现偏差,高延都得负责协调,催促配送工作的进程。


  稍近的店可以步行,远点的店就得多倒几趟车,这样算下来,高延每月仅公交卡就得花掉300元。“凡是督导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得找我协调。也可以叫我‘三多’,就是坐车多、电话多、解决的事多。”


  昨天上午10点半,高延刚走进文慧园社区,社区居民王阿姨叫住了他。“哎哟,今天你们店里的胡萝卜卖8毛,旁边超市可卖7毛啊,不过你家的土豆和西瓜比超市便宜。”听居民王大妈说完,高延连忙解释:“我们新发地的菜每个批次都经过农药残留检测,保证让大家吃上放心菜。而且从市场运到社区,还得投入人力和运输的成本,您多体谅吧。”听完这席话,王大妈点了点头。


  
12:00

  ■巡店途中看市场


  从文慧园到如意里,高延步行穿过几条街,每天便民菜店各种菜价他烂熟于心,但市场行情到底如何还需要仔细考察。途中,他穿过一家农贸市场,打听了平谷大桃、采育葡萄等时令水果的价格,又在蔬菜区问上几句。


  “每周至少要考察两三次,而且要将周围农贸市场的行情上报给公司汇总,我们力争将新发地便民菜店90%的农产品价格做到低于农贸市场价格的5-10%,如果赶上市场行情波动,公司宁愿把产品平价出售,也得让老百姓满意。”


  中午匆忙吃点饭,高延又得忙着处理店里的事,哪些菜快卖光了就需要让公司补货。此外,每天下午2点半之前要向公司下第二天的订单。一些不易存储的叶菜和水果如果当天卖不动,就得减价销售,否则当晚还得拉回新发地做报损处理。高延下订单、调配产品时特别仔细,他说,公司规定每天报损的产品不能超过20%,否则就得处罚,而且报损太多也是一种浪费。


  
17:00

  ■帮居民送菜上门


  下午4点开始,便民菜店迎来了晚高峰。年近七旬的董女士昨天来到店里找高延,“小伙子,我闺女刚来电话说晚上要回来吃饭,家里鸡蛋、肉和菜都没了,我跟你说下我要买什么菜,一会儿帮我送家去吧,我还得去超市买点肉。”“阿姨您放心吧,您慢慢挑,我负责给您送,反正您家我也认识,要是钱不够也没关系,下次给都行。”高延爽快地说。因为附近街坊都是店里常客,送菜上门的活他们常接,“其实我们还有订菜的服务,现在附近一家宾馆每天就跟店里预订,我们都管送。”不少前来买菜的居民表示,这里的菜便宜,新鲜,在称量上也有保证,干净整洁的菜店看上去也让人比较舒服。


  
21:00

  ■晚饭后倒头就睡


  处理完各家店里的各种事物后,高延忙碌的一天在晚上7点半基本告一段落。坐车赶回家中的他吃完媳妇做的饭,刚在床上沾了5分钟就睡着了。


  “原来他喜欢打篮球,跟朋友吃个饭聊个天,但现在这些事只能安排在休息日。”当记者感慨他每天工作强度大时,高延的妻子却不以为然,“年轻人不都得拼搏吗,其实什么岗位都一样。我们也是为了老了以后不后悔,趁着年轻多拼几年,而且也得让我自己的小家越过越好啊。”


  ■文/本报记者 李佳


 

版权所有:中国工合国际委员会
北京市朝阳区芍药居20号吉利家园3号楼805室 邮编:100029
北京市海淀区双清路一号北京培黎职业学院图书馆206室 邮编:100085
京ICP备0600896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13711